Gab兩三事

Fedi系列之3

【原文發表於Matters,當時是為了向likers介紹fedi。修改後在此重發】

我開始注意到Gab,是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Facebook、Twitter 等平台對川普與拜登陣營採取不同的標準,言論審查轉趨嚴格開始。無論是與 Covid-19 相關的資訊,川普的發言,總統大選的預測,Facebook 都要管,手段包括標示或提醒「正確資訊」,刪除貼文、短期禁止發文甚至移除帳號。連打上特定名字都會被警告: Eric Ciaramella 一些臉友推友開始醞釀從出走,尋找替代方案,包含 Parler 與 Gab。看了一下 Gab 的介面,感覺很熟悉,原來 Gab 的後端是 Mastodon!那麼,我是不是可以用 Mastodon 的帳號追蹤 Gab 上的推友,而不必註冊 Gab 呢?嘗試了半天,怎麼也搜尋不到才剛註冊的推友。當時與 Gab 有關的新聞是「川普也在用 Gab 」,搜尋了一下,的確有以川普為名的帳號: realdonaldtrump 但是似乎有點詭異。再爬文了一下,才知道 Gab 本來的網站後端運作的不太順利,在2019年6月改用開放原始碼的 Mastodon 架構,很快地引起 Mastodon 社群的眾憤,因為他們自詡是「 沒有納粹的 Twitter」,怎麼可以容忍有極右份子存在呢?於是,許多站聯合起來封鎖 gab.com,連 Android 的前端 Tusky,iOS 上的 Toot!、Mast、Amaroq 等 app 都不讓使用者可以登入 Gab,一些站點的管理者如果沒有照著封鎖還會被集體騷擾,煩不勝煩乾脆關站。相較於 Parler,Gab 比較早就吃了取消文化的虧。如果對於 fediverse 有基本的認識就會知道(系列作 Fediverse入門Fediverse生存指引),由眾多站點相連的聯邦宇宙 (fediverse) 裡,各個站點 (instance/node) 就像一個個國家,有著自己的規範,除了不能違反主機所在地的法律以外,還不允許哪些內容,NSFW的內容是否必須標示等。要不要擋哪些特定的站點都是高度自主的。Gab不僅僅是被靜音,

這些伺服器的嘟文會被從公開時間軸與對話中隱藏,而且與它們的使用者互動並不會產生任何通知,除非您追蹤他們

而是被暫停。

來自這些伺服器的資料都不會被處理、儲存或交換,也無法和這些伺服器上的使用者互動與溝通

這就相當於Gab被斷交了。

然而,從不擋 Gab 的站搜尋,我還是搜尋不到新加入的用戶。原來, Gab 已經停止和其他站點互通 (federation)。被擁護進步價值的站聯合給擋了是一回事,自己停止 federation,斷開和其他沒有擋 Gab 的站的連結又是另一回事,這讓我對標榜 free speech 的 Gab 產生了質疑。原來 Gab 剛加入 fedi 時,幾個主要的 Pleroma 站的用戶常常嘲弄 Gab,因為 Gab 雖然採用了 Mastodon 解決了原有網站不穩定的問題,Mastodon 分散式的架構卻不利於它的商業模式,所以 Gab 把聯邦時間軸給拿掉了。也就是說,外站的追蹤者可以看到 gabber 的貼文,外站的貼文 gabber 卻是看不到的,甚至連回覆也看不到。這一點尤其被 FSE 的用戶們猛烈抨擊,說這樣阻礙溝通算是什麼言論自由?Gab 當時的 CTO Robert Colbert 錄了一段影片回擊稱「你各位的心態整個都過期了啊」(“Your whole fucking mentality has expired!” 這句成為fedi界的meme),並且表示不排除封鎖這幾個找碴的站。 Rob Colbert 此後 Gab 的 federation 斷斷續續,Gab 的創辦人與 CEO Andrew Torba 終於在2020年6月完全終止了聯邦模式,正式脫離了 fediverse。故事當然不會在這裡停止,這時候大家發現 Gab 最大的號召力、頭牌,川普本人根本沒有在使用 Gab! Gab 表示 @realdonaldtrump 一直是保留給川普本人使用的,該帳號是轉發川普的推文或者由川普辦公室發出的聲明。在本文寫作期間,在 realdonaldtrump@gab.com 的頁面,你會看到這樣的文字:

Reserved for the 45th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his account is an uncensored Twitter archive and shares email statements sent by The Office of Donald J. Trump.

Trump at Gab now gab上的realdonaldtrump

不過,有 fedi 鄉民指出,至遲到2020年1月8日,該帳號的個人資料是這樣寫的:

45th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Uncensored Post From @realdonaldtrump Feed

儘管有人說那個 @realdonaldtrump Feed 指的是川普的推特,但是從字面看很容易認為就是正在看的這個帳號,因為並未明確說明這個帳號並非川普本人擁有,加上有認證藍勾勾以及 PRO 用戶的徽章就更容易誤導,而這樣的誤會對於 Gab 明顯是有利的。

Trump at Gab before 2020年1月8日時的realdonaldtrump頁面

Facebook 將使用者的資料、偏好當成產品,精準投放個人化廣告由廣告商獲得收入,演算法不只決定你會看到的廣告,也影響你會看到的貼文,在這樣的商業模式裡 Facebook、廣告商和使用者的利益並不一致。Gab 等另類 SNS 則標榜他們的收入不是依賴廣告,以他們的服務讓使用者直接買單。服務提供方和使用者的利害關係明確,產品足夠吸引用戶就有機會獲得較高的收入,所以服務提供方有動機改善他們的產品亦即服務本身,這樣比較符合使用者的利益,然而,Gab 這個例子說明,相較之下還是 fediverse 的去中心化模式更加反脆弱。雖然,Facebook 的用戶數是27億,Twitter 則是3.5億,整個 fediverse 大約也就387萬個帳號 1,受眾少很多因此不容易見到大平台上的 KOL 移居過來。的確技術宅的比例比較高,但我也見到不少藝術家和作家。Liker.Social 的繁榮,也會讓 fedi 變得更豐富而多彩多姿吧!

1帳號數是由各站自己提供的,有的站不會回報,所以總帳號數應該會比這個數字高,但「實際用戶數」還要考慮到有分身帳號的存在